虽然军工板块反弹趋势强劲

2020-07-17 15:10

在本轮暴跌中,军工板块指数一度接近腰斩,平均跌幅高达50.82%。而在上周开始的市场反弹中,军工板块成为领跑者。据媒体报道,7月份共有超10家军工企业被重要股东净增持。

午后开盘,大盘指数全线翻红。在军工板块带领下,沪指再次冲上4000点。不过,截至收盘,沪指涨0.88%报3992点。

7月5日晚,证监会发布消息称,央行将协助通过多种形式给予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证金公司)流动性支持。这一政策被称为“中国版平准基金”,也被认为是升级版救市政策。近日,证金公司已经获得超万亿元的资金支持。

中航资本此前公告,控股股东中航工业于7月15日增持公司股份近2000万股,持有股份占比达到42.34%。在此前后,林左鸣等中航工业高管也集体增持中航资本股票近10万股。7月17日,中航工业又增持中航飞机200万股,同日林左鸣也买入公司股票2000股。

7月3日收盘后,54个小时之内,包括央行在内的有关部门连续出台有关救市政策,包括21家证券公司合计出资不低于1200亿元,用于投资蓝筹股etf,坚决维护股票市场稳定发展。同时承诺,沪指在4500点以下,在2015年7月3日余额基础上,证券公司自营股票盘不减持,并择机增持。

在此情况下,沪指于7月9日起连续暴力反弹三日,市场信心不断回暖。

中信证券分析师表示,昨日沪指早盘冲高回落的主要原因是受到证监会研究维稳资金退出方案消息的影响。现在救市启动时间还不长,市场信心基础还比较脆弱,尚未完全修复,受此消息冲击是很正常的现象。

7月20日上午十点多,《财经》一篇有关“证监会研究维稳资金退出方案”的报道在网上广为传播,报道指出监管机构已经开始考虑救市资金的退出方案问题。受此影响,早盘沪指在触摸4021点后高台跳水下跌0.43%。

据记者梳理,中航工业旗下在沪深上市的公司共计20家。7月20日,中航旗下中直股份、中航电子、中航动力、中航光电等10股涨停,还有8股均大涨。

“现在讨论维稳资金退出,为时尚早。”昨日,南方基金首席策略分析师杨德龙说,a股刚从恐慌性暴跌中逐步恢复,现在市场还不太稳定,尚未完全恢复正常。目前a股市场估值很合理,远没有到泡沫化的地步,因此讨论维稳资金退出还为时尚早。

虽然军工板块反弹趋势强劲,但数据显示大单资金在昨日大幅净流出。同花顺数据显示,国防军工、证券、电力等三个板块位居昨日板块大单资金净流出前三,净流出额分别为70.98亿元、59.02亿元、23.92亿元。

华泰证券认为,当前看市场反弹仍是超跌品种或者是“国家队”看中的品种,建议投资者关注优质成长股的机会,军工股的持续性也值得密切关注。

上述营业部经理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从两融余额数据来看,短时间内难出现爆发式增长,这轮行情中一批两融优质客户损失较大,恢复起来也比较困难。不过,现在对两融杠杆把控较为严格,加上监管层严查场外配资,对于两融的发展肯定是一个好机遇。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表示,“国家队”救市主要是托住市场流动性,避免出现千股跌停和千股涨停的“卖不出”和“买不到”的极端情况。“国家队”救市资金将来肯定要退出的。至于何时退出?邵宇认为,要等市场信心稳定,民间资本投资跟上来,方可适时退出。 新京报记者 金彧

两融余额在连续17个交易日下降后迎来了回暖。沪深交易所数据显示,两融余额在6月18日达到22730亿元高点,7月16日最低探底至14213.4亿元之后,在7月13日、17日均出现了小幅上涨。截至7月17日,两融余额为14283.9亿元。

另外,据第一财经报道,7月20日上海市高院召开发布会,通报上海法院司法改革和金融审判相关情况。对于公安部跨部门工作组在上海调查个别贸易公司涉嫌操纵证券期货交易等事宜,上海市高院副院长盛永强回应称,现在还在刑事侦查阶段。

记者又从另外两家上市券商了解到,目前两融通用最高杠杆比例为1:1,其中多数融资客户杠杆比例均在1:1以下,以1:0.6居多。这意味着100万元本金,一般能融出来60万元左右。

公开资料显示,中航工业是由中央管理的国有特大型企业,2014年连续第六次入围世界500强,排名第178位,旗下有近30家上市公司。在近期的救市行动中,作为“央企中的央企”,航天军工类企业得到了“国家队”资金和市场的普遍重视,企业高管在护盘中也走在其他行业前列。

随着大盘企稳以及波动上涨,一家中型券商营业部经理向新京报记者称,现在重新来开两融账户的人又开始明显增多了。“很多投资者称,先把账户开好,等市场好起来可以随时融资购买。”上述券商营业部副总经理称,最近融资买进确实慢慢增多了。

中午十二点,证监会紧急发布消息,称《财经》关于证监会正在研究维稳资金退出方案的报道不实。证监会认为,有关媒体对市场有重大影响的报道不与监管部门核实是不负责任的。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透露,下一阶段,证监会将继续把稳定市场、稳定人心、防范系统性风险作为工作目标。

著名维权律师刘国华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股民证明其损失与媒体报道有关的可能性极低,因此,试图通过举报媒体挽回损失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不过,证监会既然出来辟谣,那么应该查清楚事情真相,才能为股民维权提供事实依据。

7月19日,中航工业微信公众号披露,7月17日林左鸣在接受中国航空报采访时,谈到了这次股市暴跌以及中航工业救市护盘的过程。林左鸣称,中小投资者是救市铁杆盟军,央企救市并非高抛低吸与小股民争利。

昨日,有不少股民在微博和股吧上称,请公安部门介入调查,严惩相关责任人,防止国家救市资金和股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一位研究证券法的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告诉记者,依据现有相关法律条款,判断相关媒体和记者是否需要承担一定的责任。如果存在主观故意,配合做空机构等,那么应当承担责任;如果只是作为信息的承担者,有一定的消息源或知情人士透露,单纯抢发消息,就无需承担责任。